久草热久草在线视频_偷偷撸怎么上不去了_求草榴社区最新地址_哥哥撸婷婷五月色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的性感淫蕩女友(1-2)
 

    我的性感淫蕩女友(1-2)

    时间:2018-05-15 我叫小俊,今年十八,在X市上高中,我身高大概在180左右,长得也还算过得去,所以早早的找到了个漂亮女友,也是本文的女主人公——晓迪。 她跟我同龄,也在同一所高中唸书,但不在一个班,至于长相,虽然说不上花容月貌,但也清秀可人,小小的脸蛋和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巴和性感的嘴唇。身高在170左右,皮肤白皙水嫩。最让我骄傲的便是她火爆的身材,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发育的极好,前凸后翘,一对36D大奶,令我爱不释手,下半身更是长腿吸睛,修长纤细的小腿,性感丰满的大腿,匀称而火辣,身材高挑,体型也很均匀。 有这样一个女友,也是一件令我骄傲的事情,但在那一天,发生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 那是週末吧,由于我家住的离学校比较远,在週日就要到学校去住,下午到校,把行李放掉之后,我走到宿舍区门口,轻车熟路的打开了保安室的门——其实在保安室里有连着校园网的电脑,而週末保安一般都不在,我们同学就趁着保安不注意偷偷印了把钥匙出来,平时就放在寝室里,有谁需要就用。 我也是无聊的紧,想去上上网消磨消磨时间,打开电脑,看着简单的桌面,不禁歎息于保安大叔私生活的简单,但突然,我灵光一闪,打开了电脑属性管理器,上面有个选项——显示隐藏文件夹,勾选之后,硬盘里顿时多了不少文件夹,我一个个点过去,大部分都是些岛国片,我也是看得不亦乐乎。 正当我想走时,余光扫到了一个名为(2016年9月12日20:00)的文件夹,生成日期就在几天前,不禁心生疑惑,点进去是一个视频文件,我直接打开,发现似乎是保安室的监控提取…… 我饶有兴趣的看了起来。 视频大概有两个小时,从晚上8点一直到10点,前20分钟的画面基本没什么变化,就是保安大叔一个人抽着烟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 大概八点半时,一个快递员打扮的小伙子敲了敲保安室的窗,跟保安说了两句话,保安点点头,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我把声音调大,仔细听似乎是在叫宿舍里的学生下来取快递。 我耐心看了大概10十分钟,一个靓丽的身影映入我的眼帘,一个女生站在保安室门口敲门,她穿着睡衣,好像还是丝质的那种,都能透出白白的皮肤,胸前的开口很低,一对酥胸露出来大半,乳头都若隐若现,下身穿着很短的热裤,堪堪盖住屁股,露出一双修长性感的腿。 我感觉有点熟悉,仔细一看,那不正是我的女友晓迪吗! 那时候明明住宿生在上晚课,她怎么会在宿舍里睡觉而且还下来拿快递。还穿着那样的衣服,身材都叫那个好运的保安看了去。 我仔细想了想,那天好像正巧是女友生病发烧,然后打了申请到宿舍里休息。 我暂停了画面,此时女友正迈步走进保安室,监控正好拍到了女友的正脸。 她居然没戴眼镜!晓迪眼睛视力非常差,不带着眼镜眼前基本是糊糊的一片,这时候她怕是烧糊涂了才就这样出来了吧。 在这插一句,我们的保安是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有些谢顶,还有着大大的啤酒肚,给人感觉心宽体胖,为人也还算和善。 他看到女友这样进来眼睛一下就直了,招呼她在沙发上坐下。 他摇开保安室的窗,张头出去叫了几声那个快递员,却只见车停在那,那小伙不知蹤影,想来是跑去便利店买东西了吧。 于是保安回身对着女友说:“要不你等会,他估计一会就来。” 女友靠在保安室的沙发上无力的点了点头,保安的目光一刻不停的在她的大长腿和胸前扫来扫去。 我不禁在心中暗骂几声,这可是我的女友! 女友一直一副虚弱的样子,扶着头,几乎瘫坐在沙发上。 那个保安眼珠子转了几下,拉开电脑桌的抽屉,拿了个杯子出来,倒满热水,估计是準备给女友的,但我注意到,他偷偷摸摸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袋子,把里面的粉末撒在了水里,我一下子揪起了心。 女友自然毫无察觉,保安把水杯递到她面前说:“看你好像生病了,多喝点热水好好休息!” 女友闻言感激的看了他一眼,用嘴吹了吹,一口气喝完了那杯水,长出一口气,脸上红红的,笑着对保安说了声:“谢谢大叔啦!” 保安嘿嘿嘿的笑了几声。 我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画面。心悬到了半空。 保安坐回了座位,朝四下望望,快递员依旧不知所蹤,由于学生都在上晚课,四周一片寂静无人。 而女友则开始不住的眨巴着眼睛,一副很睏的样子,在沙发上摇摇晃晃的。 那保安见状,露出了笑容,走到女友面前,问道:“同学,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叔叔帮你啊?” 女友哼哼唧唧的回话:“嗯~嗯,没事嗯,大叔,谢谢大叔,嗯~”她说话间眼睛一直是半闭着,话语间掺杂着的呻吟声令人不禁心下发痒。 我紧紧抓着电脑桌,喘着粗气瞪着眼睛。 那保安大叔果然露出了淫邪的表情,一双大手直接摸上了女友的长腿,来回抚摸,更把头凑近女友的耳朵吹着气,一边说:“叔叔给你水喝,是不是要报答叔叔啊?” 女友迷迷糊糊的回到:“嗯,报答你~报答叔叔。”她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任由面前这个谢顶的大叔摆弄。 保安一边笑,一边拉起了女友,一把扯下她的睡衣,女友的大奶一下子蹦了出来,他哈哈笑着两只手分别握住了女友的两只玉兔,用力上下揉搓着,时不时还用嘴用力的亲上几口。 保安一遍玩弄女友的奶子,一遍笑着问:“嗯?小骚货,名字叫什么啊,之前叫你拿快递的时候从电话里就听出来你是个骚货,果然好干!快递上那个名字不是你的吧,恩?” 女友此时仍然半闭着眼睛,能站着全凭一对大奶被保安抓着,忍不住露出痛苦的神色,嘴里却还在本能的说着:“叫,叫晓迪..嗯..好痛,鬆手啦,晓迪,痛,那个是,男朋友的名字,嗯..” 保安用力一扯晓迪的乳头,惊得她发出一声尖锐的痛叫,保安满意的鬆开了手,任由晓迪无力的滑到在沙发上,他从身后的抽屉里又拿出了一个摄像机,摆在旁边,对準晓迪。 随后他走向晓迪,用力的一巴掌扇在晓迪的翘臀上,引来晓迪又一声尖叫,他不满的摇了摇头,把晓迪的热裤连着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女友在这个过程中只是不停的发出毫无意义的呻吟声,没有一点反抗的表现。 保安大叔看了看手里的蕾丝内裤,笑骂了一声:“说你骚货还真没错!”说着把内裤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晓迪此刻彻彻底底的“坦诚相待”了,寸缕未着,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彩,或许是被下药的缘故,不加掩饰暴露在外的小穴一抽一抽的,更有晶莹的液体喷出。 听到保安的声音,晓迪无意识的回答到:“我才不是…啊!好痛!不要!” 话到一半,保安比之前更用力的一巴掌扇在了晓迪的屁股上,惹得晓迪发出了更加高亢的叫声,看着她的翘臀随着巴掌而发出波动,并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红色的掌印,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 晓迪还在沙发上无力的呻吟,他抓住女友的头髮,一把把她抓了起来,不管不顾晓迪发出的痛苦的叫声,把晓迪的脸拉到自己的面前,用舌头舔了舔女友水嫩的脸,说:“把舌头伸出来!” “嗯?”晓迪有些茫然,没有反应。 “啪!”“啊!!”保安又是一掌打在晓迪的翘臀上,“啊!!不要!好痛!别打了!” “伸舌头!”保安说道,晓迪立马伸出了舌头,保安用力捏住了晓迪的舌头,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晓迪的嘴中搅动。 “呜呜,嗯,呜嗯!”晓迪无力的想要挣开,嘴角不停的流下口水。 场景显得十分淫靡,赤身裸体的性感女高中生被猥琐大叔肆意的侵犯着,保安一把把晓迪抱在自己身上,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晓迪的身体各处游走着,时而抚摸晓迪的大腿,时而用力在屁股上留 下一个个红彤彤的掌印,最后更是伸入了女友的小穴,有节奏的抽查着。 女友眼神迷离,不停发出或高或低的淫叫。 我强忍着砸碎电脑的冲动,不停的告诉我自己晓迪是因为保安下药才会变成这幅模样!但心中有股奇怪的感觉,散发于我整个身体。我继续看了下去,不知为何。 却见画面中,保安正把晓迪放在沙发上,站起了身,晓迪仍然在无意识的流着口水,手更是忍不住朝自己早已氾滥成灾的下体摸去,小穴一张一合,像是在渴求着插入。 保安怎能忍得这等诱惑,脱下裤子,将早已大的胀痛的下体掏了出来,我一惊,这个该死的谢顶佬,下体可真是真材实料啊,足足18cm的大肉棒看着我也是一阵羡慕,他把晓迪翻了过去,像是準备来个老汉推车。 “自己撑起来!骚货!把屁股撅起来!” 晓迪在沙发上摇摇晃晃的用手撑着翘起了屁股,嘴里还喊着:“插我!我要!快插我!呜嗯!!” 保安冷笑几句,双手捏住了晓迪两瓣屁股,用力分开,露出了被打湿的菊门与开合的小穴。 但保安并不急,用鸡巴在晓迪的大腿内侧与屁股上蹭来蹭去,不见其进入的架势。 但晓迪一下子急了,伸手握住了保安的鸡巴想往小穴里塞,保安一下打掉她的手,说:“大声喊!你要什么!” 女友对着他大喊:“鸡巴!我要大鸡巴!插我!”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 保安嘿嘿直笑,大喊一声,便将早已挺立的长枪刺入晓迪的小穴,晓迪忍不住大声呻吟了一声。 “骚货真他妈的紧,啊,好爽!”说着,保安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晓迪像触电了一般不停抽搐着,舌头伸出在外,双眼上翻。 保安见状,越战越勇,啪啪啪的声音不断髮出,晓迪高亢的呻吟更是片刻不停。 就在这时,保安室外发出了声音,是那个快递小哥在大喊:“拿快递啊!” 保安似乎有些慌了神,一把推到晓迪,把鸡巴收了回去,晓迪倒在地上,发出一声痛叫,小穴仍然大开流着淫水,嘴里仍在呻吟着:“呜嗯~好大,好爽,还要!晓迪,好喜欢!” 保安就在那站了一会,大概也就五秒左右,他似乎定下了决心,用力拉起晓迪,让她跪了起来,保安把晓迪上身按倒,又噗嗤一声插入了晓迪的小穴。 晓迪又叫了一声,忍不住向下倒去,保安抓着她的腰,不让她倒下,嘴里说着:“老夫今天就来个真正的老汉推车!”说完,保安一边抽插着一边往前走,晓迪只能迎合着他在地上向前爬,就像狗那样用膝盖和手肘慢慢向前挪着。 保安用力推着晓迪往前走,一路抽插,女友的淫水留了一地,她几乎是被保安拖着走的,似乎是药效,晓迪仍然全身无力,腿软,身体摇晃,爬的很慢,还一直侧倒在地上。 保安见状很不满,用力一巴掌扇在晓迪的屁股上,一声高亢的尖叫随机发出。 “好好爬!母狗!妈的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懂!” 女友眼角沁出了泪珠,呜呜叫着努力跪稳,身后的保安见状,立马加快了抽插速度,插得女友淫叫连连,小穴喷水不断。 终于晓迪爬到了保安室的窗口前,外面的快递小伙早已不作声,想来也是听见看到了的场景震撼了他。 保安插着晓迪站在窗前,一把拉起晓迪,说着:“来来来!骚货,签收快递了!” 晓迪上身被推出了窗口,由于是居高临下,来不及快递员反应,一对大奶啪的一下砸在了那个快递员脸上。 快递员握住了晓迪的胸部,疑惑的看了一眼保安。 保安淫笑道:“这骚货,欲求不满,来这里求安慰,兄弟一起玩玩吧!” 晓迪此时已然近乎晕厥,快递员小伙看了看晓迪清秀的面庞和她惊人的大奶。也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只见他用力一下拍在晓迪的两个奶子上,晓迪翻着眼白大声痛叫,跟过分的是快递员拉住了晓迪的乳头扯来扯去,同时用力的亲上了女友的小嘴,用舌头在里面搅动。 身后的保安见状,安心的笑了起来,也开始用力抽动。 “让咱们两兄弟给这个小骚货来一个前后夹攻!” 快递员连连点头,同时也褪下了裤子,站在自己的箱子上,把晓迪的头往下压,把胀大的鸡巴捅进晓迪的嘴里,然后握住她的头来回抽动。 “呜呜!呜..呜!”晓迪被堵住了嘴,身后的保安更像是发起了最后一轮猛烈的攻势。高潮过的晓迪此时再次仿佛触电一般,身体不住抽搐了起来。 竟是快递员小伙最先不行,他低吼着,用力一插,鸡巴全数没入晓迪的嘴中,身体颤抖几下,射了。 刚把嘴里的肉棒拔出,晓迪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然而还不等她吐出口中的精液,身后的保安拔出鸡巴,把她转过来,用力刺入晓迪的嘴巴,身体抖了几下,射出了一大股浓厚的白色液体。 。 晓迪清秀的脸上,乌黑的头髮上沾满了精液,更是痛苦的呜呜叫着,保安刚把鸡巴拔出,晓迪就忍不住开始大口喘气咳嗽,无力的软倒在地上。 保安与快递员小哥说了些什么,小哥拿出手机咔擦咔擦对着沐浴在精液中的裸体美人拍了好几张照片,留下快递,开心的哼着小曲离开了。 保安把摄像机收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 晓迪在地上咳嗽咳了一会便转化为均匀的吐息,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保安大叔自言自语道:“这药效果真他妈强啊” 他帮晓迪把全身的精液擦去,穿上衣服裤子,当然内裤成为了某个大叔的私人收藏。 晓迪被保安平放在沙发上,盖上了一个毛毯,保安似有留恋般的砸吧了两下嘴,忍不住又摸了几下熟睡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晓迪。 随后他摸着下巴朝监控的位置看了看。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 我出乎意料的平静,四下找了找,都找不到保安的摄像机,坐回座位,长出一口气。 主动权还在对方那边,我这时候还应该等待。 我这样说服着自己,心中却涌起一股连自己都无法解释的期待。 现在应该去找女友问问,了解一下情况! 2 得知了性感清纯的女友竟被保安肆意玩弄,我的心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燃烧,我在保安室里,两手撑着桌子,眼眶通红,重重的喘着粗气,用力的甩甩脑袋,这才想起来“保留罪证”,于是便往寝室跑去,準备拿U盘将录像拷贝下来。在途中,女友那在别的老男人身下呻吟喘息的媚态,却不住的在我的脑海中闪现,女友这种前所未有的淫蕩的姿态,令我难以忘怀,腹中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直直的冲上心头,那是….一点点的期待,一点点的兴奋?我的眼睛里煽动着难以言表的光芒。 让镜头暂且回到保安室,就在我冲出保安室没多久,一个矮小猥琐的身影从一旁出来,四下张望了一下,一溜烟的跑进了保安室…. 过了一会,我拿着U盘气喘吁吁的又来到保安室,却见一个臃肿的身影老神在在的坐在那,我暗道不妙,看来是浪费了过多时间,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跑到保安室门口喊了声:“叔!” 保安笑着对了我点了点头,道:“怎么了,同学?要用电脑是吧?” 我摆出一副略显尴尬的样子说道:“劳烦了,劳烦了!”同时手上不忘递了包烟过去。 保安起先有些不悦,但看到了香烟,也是笑逐颜开,开玩笑般的骂了几句:“你们这些小年轻呀!平时我不在你们偷偷用用电脑也就算了,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现在…嗨呀,可得注意了。”随后得意洋洋的到门口大口大口吞云吐雾了起来。 我露出顺从的笑容,心里却忍不住暗暗骂道:这个死肥猪,干了老子女友,还给老子嚣张。 心里这么想着,却是不能表露出来,像是拉家常一样,我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叔,你这保安室装监控了吗?” 保安想也不想就说:“装了啊,怎么?你还害怕被抓?安啦,年轻人,我这监控平常也就在学校那边存个档,而且覆盖週期只有一周,没人会去闲着没事调的啦,啊哈哈!”同时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好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我不由得暗自腹诽:谁说没人调?而且你倒是了解的很清楚嘛? 嘴上说着,我手上的活也不停,但果然如我所料,监控录像已经不翼而飞,我握紧了拳头,默默的站起身离开。 保安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往这边督了一眼,便掐了烟,坐回了座位,喝着茶,也不知道在感慨着什么。 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会,歎了口气,向教室走去。 我自然是来到了女友的班级,此时正是晚自习前的一段休息时间,我从窗口朝里看,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高挑靓丽的女友——晓迪。 只见晓迪正在前排,俯身在一个矮小瘦弱的男同学桌旁,时不时对着桌子上的试卷指指点点,推一推小巧的鼻樑上宽大的眼镜,活脱脱一个知性大姐姐。 晓迪穿着学校的纯白的夏季校服,而由于布料较薄,晓迪又有一对挺拔的巨乳,在胸前撑起了一大块,她黑色的bra清晰的从单薄的衣物下映射而出,惹人无限遐思,而下身则是一条牛仔短裤,将性感白皙的长腿裸露而出,而配合她这个俯身的姿势,那一对圆润的翘臀毫无防备的暴露在身后的同学眼前,光是我站在窗口的这段时间就看到好几个男生眼神放光,装作複习的样子实则一遍遍扫过女友洁白的长腿与性感的翘臀,而女友身旁的那个小子,更是止不住的趁着晓迪不注意时偷瞄她胸口若隐若现的乳沟与bra。 我不由得苦笑,真不知该说我这个女友是天生淫蕩还是脑子里实在缺根弦,天然呆过头。但这时,晓迪那淫蕩的在保安大叔身下淫语不断的样子又掠过我的脑海,我定了定神,强行驱逐心中那股奇怪的兴奋感,我向女友走去。 “嗯…所以这里,就是这样,然后就解出来了!懂了吗!”只见晓迪直起身,得意的扶了扶镜框,那一对巨乳也随着她起身,摆起了一个淫蕩的弧度,我几乎能听见教室里齐齐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嗯嗯,谢谢晓迪!”一旁那个瘦弱男生笑着说道,他面相清秀,脸上还带着雀斑。 原来是在教题目啊,我大步向前,晓迪回头正看到我,她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蹦蹦跳跳的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拥抱,感受着胸口的两坨柔软的磨蹭,我嘿嘿笑了两声,用力揉搓了一下晓迪的翘臀,感受到一股惊人的弹力与圆润,而晓迪又惊又怒,当即跳开,红着脸仿佛蚊子嗡嗡叫般说:“别乱搞!大家都在…” 而一旁的雀斑少年看到我,露出了一个略显尴尬的微笑,我直接无视他,牵着晓迪的手走出教室。 晓迪问我:“找我来干什么呀~大色狼!”她撩开眼前的刘海,清秀白皙的脸庞净是清纯与美丽。 我微微失神,嘿嘿笑了两声道:“没什么,想老婆了呗~感冒好了吗?” 她撅起了晶莹小巧的嘴唇,撒娇道:“瞧你那死样!嗯,感冒早就好了啦!没事啦!”说着抬起玉臂锤了锤我的胸口。 我只是在那傻笑,随口应了几句:“嗯,没事就好,要注意身体啊,还有…”说着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话。 晓迪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说道:“诶呀,我的快递到了呢,下课去拿好了。” 一听到快递这个词,我瞬间敏感了起来,看似随意的问道:“最近妳买的东西挺多啊。” 女友不假思索道:“这不夏天到了购物季诶!虽然刷的是你的卡啦,不过那钱可都是我自己充进去的!”说着摆了摆秀气的小拳头。 看来晓迪是真的完全不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我暗歎一声:这个小傻妞。 趁她不注意,我双手攀上了她挺拔的两只大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力的揉抓了两下,便大笑着跑开,只留下女友一个人涨红着脸,拍着胸口四下张望,看到没有人,长舒一口气,把胸罩整理好,又笑着蹦蹦跳跳的回了教室。 一个猥琐的身影从一旁的草丛中探出头,淫笑了两声…… 于是在複杂的感情里,我熬过了这一个漫长的晚自习,收拾完东西,我再三思考,还是决定跟上女友。“要确保她的安全!”我这样说服着自己,但心中却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我快步来到了晓迪教室附近,一眼就瞅到了人群中她那亭亭玉立的身影,鬼使神差的,我在原地等待了一会,準备跟上去,但就在我抬起脚跟的那一瞬间,我的视野里出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瘦弱的背影。 只见那个瘦弱的人轻手轻脚的吊在了晓迪后面,我好奇心大起,就这样还能遇到尾行这等事,便远远的跟在了那个跟蹤者的身后,他似乎是只顾全心全意的注意前方,全然不知我这么一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情理之中的,我们接近了那个熟悉的地方——学生宿舍,走到门口时,晓迪与她的同伴们挥挥手分开,独自走向保安室,估摸着是去领快递的吧,我却不由得心里一紧,而那个跟蹤者的身影却已不知所蹤。 我略有些烦躁的挥开眼前的飞虫,偷偷摸摸的顺着藤蔓爬上保安室旁边的一堵厚墻,隐蔽在厚厚的藤蔓里,强忍下全身的不适感,透过窗口偷窥着保安室里的情形。 只见女友笑意盈盈的大步走进保安室,甜甜的叫了声:“大叔!” 却见保安肥硕的身躯一个颤抖,我能看见他迅速的关掉电脑频幕,堆出一脸的笑回道:“是张晓迪同学啊!” 晓迪自然是什么都没能察觉,一点也不拘束的迈着长腿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胸口一阵波涛汹涌看得保安眼睛都直了。 “我是来拿快递的哟!”晓迪说着,在沙发上轻轻的盘起腿,脱下了鞋子,揉着有些酸痛的腿,她却是不知道这个动作有多撩人。 “啊对了,谢谢大叔你上次,我生病的时候还照顾我,把我送回寝室啊!”晓迪想到了上次的事,这样说道。 保安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晓迪修长性感的腿,眼神不住的在其大腿根部滑动,而女友全好像全然没有注意到,又叫了一声:“快递单上写着李俊收哦,拜託大叔帮我去找找!” 保安压下心中的邪火,一副憨厚慈祥的样子,说道:“快递有点多,我得花点时间找找,你先喝杯水等等吧!”说着到了杯水,他稍稍扭动了一下身体,想必是动了什么手脚,随后便把水递给了晓迪。 晓迪软软的叫了一声:“好~”,接过水缓缓的喝了起来,真是勾起了无尽的慾火,我双手紧紧的抓着藤蔓。 而保安来到了保安室的一个堆放快递的隔间,我看见那边地上也就零星的掉了几个包裹,果然他只是在诱骗女友! 再反观女友这边,喝完水不过五分钟,她就已经面色通红,两手无力的垂在沙发上,两只玉腿大大的朝两侧分开,头也歪向一侧,两眼半闭,频繁的喘着粗气,中间还夹杂着几声低低的呻吟,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我一下子红了眼,但生生的止住了心中想要冲出的慾望,决定再看一段时间。 那保安应该也是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慢慢的从侧间走出,看着瘫软在沙发上呻吟的晓迪,他露出了满意笑容,便大步走向前。 晓迪听见脚步声,头动了动,有气无力的用近乎是娇喘的声音说道:“…快..快递.” 保安哼了一声,一把摘掉了晓迪的黑框眼镜,摔在一旁的桌子上,晓迪无力的虚挥了两下手,瞇起了眼睛,想必是视野已然一片模糊。 而保安则是一声淫笑,站在晓迪面前,褪下裤子,露出了充血的鸡巴,挺了挺腰,凑向晓迪的手,说道:“来!拿快递!小骚货!” 晓迪娇哼了几声,用力支起身子,两边脸颊绯红一片,但仍是坚持举起了白皙光滑的小手,在保安的胯部一阵摸索,终于触碰到了那火热坚硬的物事,保安舒畅的长吟出声,而晓迪则茫然无措,半瞇着眼睛,像个好奇的小孩子般对着保安的鸡巴上下摸索,保安自然爽的不行,微微的挺了几下腰摩擦着晓迪玉雕般的小手。 保安满足的啧吧了一下嘴,一下从晓迪手中抽走鸡巴,而晓迪被这一下,整个上半身被带着向前倒去,保安眼睛一亮,顺势向前突刺,整根鸡巴瞬间没入了晓迪的樱桃小淫嘴中,晓迪一下睁圆了眼,头朝后仰去。 而保安却用一只大手强行按住了晓迪的头,晓迪整张脸瞬间没入了保安浓厚的阴毛中,她只能用两只手无力的锤着保安的大腿,双腿也不停的抽动着,嘴中不断发出乾呕声,两眼逐渐上翻,一副难以呼吸的样子。 此时那保安大叔却故作忧伤的歎了口气:“终究还是干死鱼啊….”说罢鬆开了压着晓迪头部的那只手。 晓迪获得解放,一下子倒在了沙发上,脸上还带着泪痕,伸着小舌头,流着口水,下意识的将身体踡缩起来,性感丰满的身躯瞬间让保安眼睛放起了光。 我此时正準备冲出去打那保安一个措手不及,欲发未发之时,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啊!那个瘦弱的追蹤者! 他正匍匐在保安室门口偷窥,我这个角度扔看不清脸,但注意到他手上的手机发着光,似乎在录像。 我心下惊疑不定,压了压,决定再等等,再看向保安室内,一股难以解释的期待与兴奋,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悄悄涌上了心头。 只见保安已经兽性大发,用力扯下了晓迪的衣服与胸罩,那一对如羊脂玉般晶莹白皙的玉兔仿佛急于展现自己一般弹跳而出,保安将头深深的埋入其中,一边大口的舔吸,一边用手肆意的拉扯着晓迪那粉红色如小樱桃的乳头,而晓迪此时早已无力反抗,双手垂在身侧,一边大声淫叫,淫水直流,在热裤上留下一道水痕,显得无比淫蕩。 大概是身体健康的关係,这次晓迪像喊破喉咙般大声淫叫,大喊着:“快!插我!插我!我要!啊!!”比前次更加洪亮几分。 保安这才抬起头,皱了皱眉,自言自语道:“妈的,果然就是个骚货,叫春比谁都勤快,看老子赌上你这淫嘴!” 说着便将晓迪的头枕在沙发靠背上,整个身子压上了晓迪,一屁股坐在晓迪的腹部,把她压的深陷进沙发,晓迪如白天鹅般拼命伸着修长洁白的脖子,不堪重负的发出一声悲鸣,但随即,保安便以这个姿势刺入了晓迪的嘴,做起了活塞运动,她只能不停地呜呜直叫。 晓迪的整个身子开始不住的扭动,但架不住保安分量十足的大屁股,挣扎都是徒劳,而保安手上也不停下,得寸进尺的更加用力的揉搓着晓迪的巨乳,在上面留下一道道红痕。 保安又把晓迪的巨乳併拢,在自己的大鸡巴上磨蹭,给自己做起了乳交,他大幅度的冲击着,巨乳完全变形扭曲,被保安紧贴在自己的大鸡巴上,一抽一插中,晓迪在空当中疯狂淫叫,下一刻又被大鸡巴刺入堵住嘴,飞溅出口水与前列腺液的混合物,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我呆愣愣的在墻上,在愤怒中,却明晃晃的感受到了那股病态的兴奋与期待,胯下更是隆起了一大块,我以複杂的眼神,继续覌望着事情的进展。 保安也一边舒服的喘息着,一边享受着晓迪的乳交与口交,晓迪泛红的脸颊与巨乳上沾着些许液体,发出淫靡的光芒。大概在大力抽插了十几分钟后,保安站起了身,对着正在大口喘息,两只手却不住在下身摸索的晓迪,撸懂着自己的鸡巴,随后便突突突对準晓迪那对淫蕩的大奶射出了,夹杂着汗液与红痕,晓迪的一双大奶显得无比性感。 看着晓迪仍在欲求不满的喘息,下身几乎发出了吧唧吧唧的水声,晓迪不住的用手隔着裤子抚慰着自己的阴部。 保安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挺了挺腰,似是準备再次提枪上阵,连着内裤,保安一把脱下晓迪已被打湿的裤子,晓迪更是恰逢其时的叫了起来:“嗯嗯!给我!我要!我要大几把插我!”看来上次的记忆仍在潜意识里张牙舞爪。 真当保安一手一个托起晓迪的长腿,摆正姿势準备突入时,保安室的门却被一脚踹开。 我看到,正是那个追蹤者小子,在这一刻踹开了门,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英雄救美?我有些迷茫的想象着,仿佛下边正被肆意玩弄的不是我的女友一般。 只见保安正一脸惊骇的抬头望着那个追蹤者,而我这个角度也恰好能看见他的脸,是那个与晓迪同班的雀斑少年! 雀斑少年看保安拉着晓迪的动作僵在原地说不出话,便得意的挥了挥手上的手机说:“诶呀,真是不好意思呀,打扰您老了,您的勇猛与狂野我可是都记录下来了!” 保安脸色阴沈了下来,似在估计着对方的这个小身板经不经得起一顿胖揍。 而雀斑少年见他这样,急忙摆摆手,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咱可是文明人,大叔,你可得考虑清楚,不光这次,您上次乾了什么,我倒也略知一二,保存在家里,心痒痒忍不住想与他人分享呢。”说着指了指电脑。 保安如同洩了气皮球,有气无力的问道:“成吧…年轻人,你想干什么?” 而此时瘫倒在沙发上,被忽视的晓迪又发出了一声声浪叫:“谁都行啊!插我啊!快给我!晓迪..晓迪..忍不住了!”说着用手指不停的抽插着自己的阴部,淫靡的液体飞溅的到处都是。 雀斑少年看着晓迪,露出一种狂热的眼神,说道:“我要,她!” 保安一下子又来了精神,走到沙发旁,用力把晓迪架起来放在自己身上,两只大手把晓迪的长腿分开,露出了湿润的抽动着的小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雀斑少年。 但雀斑少年却阴沈着脸,笑了两声说:“你,给我出去看门!” 保安又委顿下来,似是报复性的用力抓了两下晓迪的洁白翘臀,引来晓迪一阵尖叫与其后更加热烈的叫春声。保安将晓迪摔在满是水痕的沙发上,悻悻而走,却被雀斑少年拦住,说道:“药还有没有?多给我点!” 只见保安歎了口气,从一旁柜子的里取出封装的两个小袋子,说道:“用法不用我讲了吧?用量的话,多得话就像现在这样像条死鱼,事后也不会记得什么,用少点那就纯粹是催情的春药了,好吧?” 雀斑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出去了,保安大叔颓然的走出去,说了句:“以后有机会多让我干干这个小婊子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便蹲在门口吞云吐雾了起来,也在轻声的骂着:“干他妈的…” 而雀斑少年望着在沙发上抽动的晓迪,眼神如饿狼般发绿,褪下长裤,露出硬的发紫鸡巴沈沈的说道:“终于给我逮着机会了,张晓迪,老子想干你这个淫蕩的婊子很久了!” 说着便将晓迪的两只玉腿架在了肩膀上,晓迪毫不反抗,甚至用力收紧双腿,将自己往雀斑少年的鸡巴那里凑,而雀斑少年却又只是玩弄着晓迪的大奶,捏着她的乳头四处拖拽,晓迪扭着腰,上身躺倒在了沙发上,两只长腿用力环上了雀斑少年纤细的脖子,把淫水横流,空门大开的小穴凑在了那少年的面前。嘴上也不住的说:“求你,求求你!插死晓迪!晓迪是小骚货,小贱人!插死我的小贱穴!” 我如遭雷击,一向天真的晓迪竟能说出如此淫靡的话语,但一股强烈的兴奋涌上了我的脑海,我好像,很喜欢看晓迪这样? 正当我想着呢,那雀斑少年冷笑两声,并不理睬晓迪,反而是用两只手握住了晓迪的长腿,然后用力併拢,便对着晓迪两只丰腴弹性十足的大腿的根部中间,开始了抽插,由于有淫水的湿润,两腿间也很湿滑,雀斑少年一脸舒适的神情,一边快速的抽动着身子。 而晓迪则不安的扭动的身子,奈何力量不够,两腿被对方死死钳住,不断的抽插刺激着晓迪,淫穴更是大幅度开合,发出不断的水声,但她动弹不得,只见她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声音也带上了哭腔。 只见晓迪两手用力的扒开了淫穴,内部的泥泞不堪一览无余,泛着水光的阴部彻底暴露,晓迪喊道:“呜..求求你!求求你,插这里!这里痒!让晓迪舒服,求你啊!” 雀斑少年见状,战斗力更胜一层,鸡巴再次膨胀一圈,停止了抽插,感受着两边大腿的丰腴与快感,他问道:“骚货!屁眼有没有给人干过?” 晓迪扔淫穴大开,扭动着腰,淫叫道:“插死我..插..啊!”她叫到一半,雀斑少年一脸暴戾的狠狠的一拳打在晓迪的阴部,这一拳,打的晓迪下体淫水飞溅,她整个人都弓了起来,发出凄厉的悲鸣,如同一只被掐住脖子的美丽白天鹅。 面对此情此景,我的鸡巴却又大了一圈.. 雀斑少年拉起了晓迪的身子,把玩着晓迪的阴部,用力捏住了阴蒂不停揉搓,悲鸣混杂着淫叫从晓迪嘴里发出,他又问道:“屁眼有没有给人干过?好好回答我!”说完他用力的捏了一下晓迪充血的阴蒂。 晓迪痛叫:“啊啊啊!没有!屁眼..没有!晓迪的屁眼!还是处女,连男朋友!都没有插过!”好似是呼应晓迪这句话,早就被打湿的菊蕾抽动了一下。 雀斑少年嚣张的笑了起来:“很好!很好!今天老子就帮你好好开苞!”他把晓迪的双腿掰开成M字形,而晓迪迷迷糊糊,为了满足自己,不仅不反抗,反而主动用力分开双腿,两只手把淫穴撑大,露出了一丝笑容。 但雀斑少年一声低沈的吼叫,猛的刺入了晓迪含苞待放的菊蕾,说道:“呃…真他妈紧啊..都湿了还这么难。”说着便缓缓的抽插了起来。 而晓迪在菊花绽放的一瞬间,全身紧绷,眼睛上翻,淫水不住的喷出,竟是达到了高潮,但她痛苦的大声喊:“好痛!拔出来!痛!痛啊啊啊!” 雀斑少年当然不会在意这些,感受着非同一般的紧致,他缓缓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晓迪的两只手死死的扣着沙发,整个人紧绷在半空,悲鸣也越加凄厉,但渐渐的,其中却似乎带上了一些舒畅的淫叫。 插了一阵子之后,雀斑少年皱起了眉头,终于,在蓄力过后,他的大鸡巴整根没入晓迪的菊蕾,晓迪脖子高高扬起,竭尽全力的大叫起来,我不禁有些担心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 雀斑少年似乎终于缴械了,吼叫了几声,将白浊液尽数射入了晓迪的后庭,随后猛的拔出,晓迪一声有气无力的惊叫后,便整个人呈大字摊在原地,除了喘息之外无力做其他动作,全身散发着淫靡的反光,菊花扔半开不合,白浊液缓缓的流动着,显得淫蕩无比。 雀斑少年走到门口示意保安可以进来了,随后拉过晓迪的头,让她躺在自己腿上,用她的嘴帮自己清理着刚射完的鸡巴,晓迪也无意识的吮吸着嘴里的鸡巴,将多余的精液都吞下了肚。雀斑少年对保安说:“剩下的交给你了,毕竟你有经验,好好处理一下。” 待晓迪将自己的鸡巴吸乾净,他最后揉了一下晓迪的大奶,穿好衣服哼着小曲朝外走去。 保安则在原地不满的哼哼了几声,竟是又拉起了早已没有力气的晓迪,在沙发上摆出了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一下子插入了晓迪的淫穴,如洩愤般用力抽插起来,晓迪跪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哼哼着,头倒在沙发上连淫叫都叫不动,而保安却说道:“人话听得懂不?给老子清理!他妈的舔乾净!” 晓迪只是呜呜叫着,保安顿时火起,往晓迪白质挺翘的臀部用力一巴掌,臀肉上下起伏,保安见状,连打五下,晓迪整个翘臀布满手掌印,通红一片,她吃痛叫出声,摇动着脑袋奋力舔着沙发上留下的精液与淫水,一边发出乾呕的声音一边却不停的吞咽着。 保安满意的继续抽插,淫水与菊蕾流淌的精液混在一起,整个玉体上也是一片狼藉,保安草草的结束了抽插,又强迫晓迪把飞溅而出的淫水,精液全部舔乾净吞下肚,保安又仔仔细细的帮晓迪清理乾净,如前次那般,晓迪进入了梦乡,嘴角却还带着一丝媚笑。 我在沈默中轻轻跳了下来,低着头,紧紧的抿着嘴,握着拳往回走去,刘海盖住了双眼,但那双眼睛,却分明跃动着燃烧的火光。 背后,保安一面把玩着眼前横陈的玉体,一面思量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绿豆般的小眼睛里闪烁着阴险的光芒。